主页 > 段子 >Terence Yun:从「Z风暴」到「变形金刚」看香港独特 >

Terence Yun:从「Z风暴」到「变形金刚」看香港独特


Terence Yun:从「Z风暴」到「变形金刚」看香港独特 Terence Yun:从「Z风暴」到「变形金刚」看香港独特

昨晚刚刚看了电影「Z风暴」,在此主要并不是在说此戏好与坏或者影评,而是看这戏的内容和故事背景,其实是可以带出香港电影在现今合拍片下的特性,可在编剧上的铺排反映到一个社会现像。

Z风暴很明显是一套合拍片,所以这戏是必需要透过国内当局审批才能拍得成。以往合拍片的香港电影人为了迁就国内市场、政策从而放弃了以往香港电影的基本创意和开放态度,每每都是政治正确而少了创意空间。由于香港电影人是「外来人」,批得更紧,往往国内电影人因为有渠道或者懂走位,往往「有时候」走出了界线,最经典莫过于「让子弹飞」的暗喻与明喻但仍然通过审批(以姜文地位其实是等于可以审批,这就是潜规则)。

这次Z风暴尝试以香港作背景,这样便可以跳过了大陆味道的感觉,因此能够讲述有关政治和社会讯息。其中以退休高官的污腐,以及当前官员为了维稳而尝试给予犯罪者放生,以避免自己身陷政治风险等等(罗冠兰演的范罗佩芬是呼之欲出,其无能态度在戏中显现出来)。另外戏中隐藏奸角是西人但却说普通话更是走出潜规则的手法。

以这种暗中反讽在此行得通,当中有理由相信有二:

一、戏中背景在香港,不涉及大陆因而减低受审批删改的风险。

二、基于戏中所描述在香港,要影射的手法即使明显但仍然只限香港可以接受。

倘若以上理由是成立的话,其实是往后的合拍电影便可以利用香港为背景做大量题材,会是新方向。而且要拍严肃故事时便利用这种暗讽、潜规则下去表达,其实现在的观众基本上是理解和明白。

当然这种手法相信不能长久,因为题材和方法会因时间而会受到当局所规範,但却可以是新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意见和创意。

再到昨日变形金刚在港作全球首映礼,这戏是本港拍摄,最大场口是以香港背景作主线,看片头基本上是成个香港市区都差不多冇左咁滞。但故事要在香港当中最大原因是因为香港可以被搞,但大陆却不能,因为有违对国家形象,所以近期或者发现凡是近期科幻电影涉及中国故事的背景时,都以香港做战场,上海、北京少之有少,因为香港可以被搞,但去大陆城市因为要怕受同胞的感受而不可以被炸或捣乱。所以会展、中银倒下是常见。

这便是香港的独特之处,也是现今香港地位,就是在有人眼中,香港其实并不是自己的地方,是可以被玩弄的。但正正这样,其实甚至更期望他们日后都是这样,因为不要被视为一块儿才能突显到香港的独特位置。

所以拍电影时,香港最好日日被炸,不介意,现实其实就更反映到社会的不同,也代表着香港的地位,独特环境造就了香港。同时间利用香港作为故事背景下,题材反而原来是变得更阔和更放,这是讽刺但原来却可以这样做是意料不到。

Terence Yun:从「Z风暴」到「变形金刚」看香港独特

今天正式尝试透过香港大学民意调查作投票,这种方式,亦同样地只能在香港这个最独特的社会环境下可以进行,即使受到庞大的袭击(原来狂派是他们),但正如戏中正义必定胜利的话,那请好好拥有和支持这种独有环境,而不要在自己手中摧毁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